<strong id="qenhr"><track id="qenhr"></track></strong>

    
    

        1. 【國藥國際】我和病毒核酸為伴的12個日夜

          來源:國藥國際新聞日期:2020-2-6 瀏覽:0
                

          如果沒有這場疫情,世界會是怎樣?
          是煙火璀璨?
          是九州歡歌?
          是天倫敘樂?
          是洞房花燭?

          我們在錯愕與驚恐中甚至來不及遐想,已經被生命的真相與自然的強力震撼地啞口無言。也許,這世界上只有一種真正的英雄主義,就是認清了生命的真相后還依然熱愛它。

             國藥集團國藥東風總醫院醫學檢驗部的46名一線技師正是這樣的英雄,他們是這場病毒狙擊戰中冷靜的狙擊手,一份試劑就是一顆子彈,日夜守護在人民健康的高地上,精準狙擊每一個核酸分子,讓肆虐的病毒無處遁形,還健康的人民一份心安。

          1 當婚期與疫情不期相遇

             10天前,醫學檢驗部的王麗芳還在暢想與愛人走進婚姻殿堂的美好,今天她卻仍在實驗室與從咽拭子中分離出的核酸為伴。
             王麗芳的婚期定在正月初七,年前諸事皆備。大年三十醫院發出全員取消休假的通知時,王麗芳正在鄖西老家與家人圍坐在一起,她趕緊給醫學檢驗部副主任張華打來電話,“主任,現在情況緊急,我是不是要回來上班?”
            “你們組三個人都在,你繼續結你的婚,婚后再來上班?!睆埲A知道,核酸檢測風險很大,她正要經歷人生最重要的時刻,工作其他3個人可以先頂上。
             但大年初一一早,王麗芳就從鄖西趕下來返崗。當天下午,分子生物組長王利華趕在高速封閉的前一刻乘車從荊州趕回十堰。衛生員柯春梅因為封路,只得步行四個小時從鄖陽五峰走到黃龍,再由醫學檢驗部的車輛接回。

             個人勇敢是沒有意義的,重要的是個人從屬于整體。他們就是這樣一個整體,婚期可以延遲、步行走出深山、常年以醫院為家.....在科室主任李毅的帶領下,自疫情發生以來他們從未退縮。身處病毒檢測最重要的一環,與病毒提取物面對面較量,沒有集體的支撐、團隊的協同、整體的果敢,誰能保證戰之必勝?

          2 一天最多檢測120個病毒樣本

             醫學檢驗部分子生物實驗室有四名工作人員——韓正陽、黃靜、王利華、王麗芳。韓正陽清楚地記得,最早一批核酸檢測試劑是在臘月29日上午十點來的,當天下午第一波5個標本被送到實驗室。

             終于直面病毒,可以用試劑辨其真偽,韓正陽和黃靜既緊張又興奮。李毅主任帶領大家研究咽拭子提取核酸流程,仔細閱讀試劑說明書,制定核酸檢測規范。當天下午,韓正陽和黃靜穿上防護服,戴上護目鏡、雙層手套、雙層鞋套走進分子生物實驗室,開始緊張有序的檢測工作。最后5個標本中有兩個檢測結果呈陽性,這也是醫院最早確診的兩個病例。

             隨著核酸檢測試劑的不斷補充,以及發熱門診病人的不斷增加,這個小組越發忙碌起來。他們兩人一班,平均每天檢測50多個標本,有時一天有兩三批,檢測一批需要4個多小時,最晚一批結果有時23點才出來。

            “最多的一天檢測了120多個標本,本院60多個,十堰市疾控中心委托檢測竹溪縣標本60多個?!贬t學檢驗部主任李毅說,除了本院和市疾控中心委托檢測的標本,國藥東風茅箭醫院、國藥東風花果醫院的標本也由他們檢測,“當天的標本必須當天檢測完,這是醫院下的硬任務,我們沒有人退縮,核酸檢測至關重要,容不得半點馬虎?!?

             醫學檢驗部抽血中心護士雷雪飛,是副主任張華口中“鐵一般的戰士”,她臘月二十九上班時就一個人,早八晚六穿一套防護服,有時護目鏡起霧,給病人抽血全憑經驗。后來她又從大年初一開始連續上班6天,從早晨8點上到下午6點。

             抽血、取咽拭子、接收標本、提取核酸、分批檢測、上報復核......從臘月二十九到正月初十,12個不為人知的日夜,每一步完美銜接、每一組高度配合、每個結果都經得起檢驗。災難面前, 他們絕對忠誠、絕對純潔、絕對可靠。

          3 疫情結束我想和父母吃頓飯

            等疫情結束,你最想做的一件事是什么?

            問起這個問題,韓正陽咬了咬嘴唇,喉頭哽咽陷入沉默,不久他又微笑起來,“我想回房縣老家,和父母吃頓飯。我住在醫院單身宿舍,基本以醫院為家,2019年總共和父母待在一起不足5天,虧欠他們太多了?!表n正陽臘月曾連續上班15天,又從臘月二十九一直堅持到現在。

            和韓正陽不同,黃靜想在這場災難過去后,第一時間回家抱抱自己兩歲的寶寶。每天下班回家已是晚上十一二點,站在家門外脫掉外衣,用酒精消毒,把拖把沾84拖地消毒,進入浴室洗個通透,此時孩子早就入睡,她甚至不敢進房間看他一眼。

             而李毅的愿望則樸素得多,“等疫情過去了,讓他們少加點班吧,補補覺,他們的身體和精神已經快到達所能承受的極限了?!逼鋵?,他才最需要休息,一個年近花甲的人,早上七點上班,安排科內事務、參加全院會診、領取醫療物資,晚上十一二點還在匯總數據、上報醫院,任誰的身體都吃不消。

             “一年365天,主任幾乎沒有休息過,前兩天我們和他商量,上午全院會診后讓他回家休息下,下午再來。他不置可否,第二天還是如故?!睆埲A說,李毅就是科室的指南針、壓艙石,所有的員工上行下效,把醫院當家,把檢驗當做終生事業。

             除了核酸檢測,醫學檢驗部每天在崗的20名員工,全科員工都到發熱門診一線直面病人,還承擔著醫院及其他20多家醫療機構日常的成百上千的標本檢測。
             是誰開著區域檢驗平臺的車四處接收標本?是誰面對成百上千危險的體液?是誰坐在寂靜的黑屋子里做熒光檢測?又是誰坐在微生物鑒定崗一坐一上午?

          道阻且長,行則將至
          行而不輟,未來可期
          國藥東風總醫院檢驗人這12個日夜
          在陣陣號角中桴鼓相應
          他們還將不遺余力地堅守防線
          東方曙光在望,我輩更當堅強

          (國藥東風供稿)








          0
          首頁
          電話
          短信
          聯系
          中文字幕一区二区精品区,国产中文在线,久久精品日韩免费观看频道,欧美乱妇日本无乱码特黄大片